多情应笑我啊

一无所有

这是你的辛院首。

可萌,可野

漫长岁月

【更新就在这一篇下面修改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赵立新饰黎瑨(jin四声)
刘敏涛饰洛安
爱情故事,真的是单纯的爱情故事。
短篇,其余人物包括故事都是瞎编。
想到哪写到哪,如果更新就在这篇下面修改。

1
洛安穿过昏暗的走廊,来到后台时,正是黎瑨的主场。
她绕了大半个圈,在前排找了一处坐下,望着台上的一众演员。

黎瑨无疑是其中最耀眼的那个。白衬衣解开了第一颗扣子,披着宽大的西装外套,微卷的头发经他一番“精心”打造,凌乱地散在额前。洛安的目光一寸寸向上,越过他的头顶,旋转一圈,最后落入黎瑨的眸子里。

男人遥遥看过来,似有问询的意味。洛安拖着下巴,朝他做了个鬼脸。

黎瑨轻笑出声。

半场结束,黎瑨撑着舞台边缘一跃而下,在洛安几步远站定,朝女孩张开手臂。
洛安扑进了他怀里。
黎瑨的怀抱是很有力的,当然,也极有安全感。
洛安与黎瑨在一起的许多年月,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因为一句话就会脸红心跳的小女孩,却仍然时常眷恋他的怀抱。而拥抱,也成了他们之间的习惯。

黎瑨对她说,无论什么时候,我都会接住你的。

两人挨得很近,洛安闻到他身上淡淡的古龙香水,和淡淡的烟草味。隔着衬衣,整个世界只剩下黎瑨的心跳。

黎瑨抚着她的头发,声音里带着几分调笑,还有货真价实的疲惫。

“小安,我都站了一天了,让我坐会儿。”

洛安松开他,拉着他按在前排的椅子上。

黎瑨半仰着,朝她笑一笑,“戏好看吗?”

洛安思索片刻,“你比较好看。”

黎瑨深表赞同,“嗯,这话不假。”

洛安替他擦去鼻尖的薄汗。

“自恋。”

“那也得有资本不是?”

洛安投降,她的黎瑨,当然是她最爱的模样。
从初见,到相伴。

2

黎瑨和洛安,相识在舞台。
彼时黎瑨作为学院最年轻的助教,也是唯一一个学生身份兼职的助教,真可谓是风云人物。
那时的黎瑨,在洛安眼里,是骄傲且恣意潇洒的。
他穿梭于舞台的每一个角落,赋予每一个角色灵魂。

千百张脸孔,哪一个都是他,又不是他。

音乐落下最后一个符,灯光逐渐暗淡,黎瑨久久地坐在舞台上,痴痴地笑。

游走于不同的人生,他笑得肆无忌惮,笑得眼泪纵横。

洛安就这么看着,看着他发光,最明亮的光,直照亮了整片天空。

洛安所在班级的毕业演出,很巧,也是黎瑨帮忙设计和排练的。
节目难度并不高,只是有一个从台上越下,被合作演员接住的桥段,让洛安为难。
她有轻微的恐高。
第一次联排,她在站在台边,不住颤抖,底下的人不明白发生何事,冲她喊话。
洛安大脑一片空白,只余无意义的叫喊散在空气中。
她没有注意到,黎瑨是如何拨开吵嚷的人群,来到舞台边上的。只是听见他平静安稳的声音,“跳吧,我接着你。”
洛安带着一点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,跳下了台,而后,落入黎瑨的怀抱。
“嗯,你瞧,我接住了。”

黎瑨有些紧崩的神经也一瞬间松下来,轻声在她耳边说。

像是安慰,像是回馈。

3

黎瑨和洛安一起过的第一个情人节,是在学校的草坪上。
那时他们没什么像样的礼物,没什么浪漫的花束,有的,也只不过是两颗心。

黎瑨半调笑地对洛安说,“你最想要什么?”
洛安枕在他的腿上,闻言笑起来,翻了个身,懒洋洋地开口。

“和喜宝一样吧。最想要的当然是爱,没有爱,钱也是好的。如果两者都没有,有健康,也应满足。”
黎瑨微微勾起嘴角,声音沉下来。

“搞艺术的,一穷二白,钱是没有的。”

“想来想去,我能拿得出手的,也只有为数不多的爱了。”

洛安愣愣地望着他。

“原本人的爱只有那么一些,分给父母一点,分给草木鱼虫一点,分给陌生人一点,最后剩下的全部,都给你。”

自从遇见她,一个原本一无所有的人,却笨拙且热烈地,愿为她倾尽所有。

洛安感觉有一滴泪,从眼角滑落,没入风中。
她闭上了眼睛,黎瑨极尽温柔的吻,落在她的唇上。

那个晚上,黎瑨与她躺在微凉的风里,伸出手在天空比划,拇指与食指渐渐合拢,星辰仿佛就在指尖。
黎瑨笑,“送给你。”

她就只当那是送给她的,不是一颗,而是头顶的全部星空。

只为她一人,全世界都沾光。

4

黎瑨与洛安选择了旅行结婚。

没有party,没有锣鼓,没有喧闹的人群。

从中国到欧洲,跨越数千公里,赏阅风光人情。

他们早已过了轰轰烈烈的年纪,可仍会因生命的美好而热泪盈眶。

为什么呢?
洛安曾不解地问。

黎瑨依旧温暖地笑着,大概因为相遇不易,相守更难。

男人并不会刻意说那些海誓山盟的情话,可总奈不住,骨子里的温柔。

黎瑨带着她避开了游客拥挤的名胜,去到乡间,漫山遍野的鲜花,她纵情玩闹,而黎瑨总是跟在身后几步,时不时拿起相机定格画面,大多数时间,则是目光追随着她,不肯移开分毫。

小镇上往来的客人不算多。
巷口的一位老者百无聊赖地枕在躺椅上,打量过往行人。生活无忧,他也不主动张罗生意,一手绝活,只有有缘人得见一二。

下午时分,黎瑨和洛安见天色阴沉,便不再向远处走,穿梭于小巷,准备返回住处。路过老者身边,望见顾客尚未取走的剪影,两人只觉得新奇。

黎瑨上前询问,老者简单与他交流几句,眼神在他们两人之间扫一扫,点点头,便自顾自地动起手来。一把剪刀,在老者手里被玩出了花。大概几分钟后,一幅剪纸就成型了。

这时天彻底暗下来了,滴滴答答的雨落下来,黎瑨脱下外套递给洛安,从老者手里接过剪影,顺道把钱塞给了他。

黎瑨的眼睛亮亮的,示意她撑起衣服,然后拉着她的手,转过一个弯,闪进屋檐下面。

细密的雨随着风,轻扫在人的脸上,最后在坑洼不平的石头路上,溅起花儿来。

此时两人才得空欣赏那幅作品,明明是极其简单的侧影,透过它,透过雨幕,却分明看见了,两人十指相
扣,轻声谈笑的时光。

明明极其平凡,却是别人艳羡的,抓不住的时光。

5

洛安很少对人发火。
只一件事,她极其较真,而且有种与性格完全不相符的执拗。
那就是黎瑨太不在乎自己的身体。

演员固然是很忙的,无论是话剧还是影视剧,熬夜通宵似乎成了一个惯例。

而黎瑨自然也不能“免俗”。

他的工作日程安排很满,常常需要加班加点,吃饭与睡觉都算不上规律,一来二去,还真落下了点胃病。

一开始,黎瑨并没有告诉洛安。

只是自己在剧院的排练室里难受得额头冒汗,喝口冷水把药片吞下去。缓一阵子就又生龙活虎地跳起来。

可一次拍夜戏,带群演的镜头,淋雨,拍了五六遍,愣是让消防车上的高压水柱把黎瑨浇了个透心凉。他往休息室走,肩上披着助理递过来的毛巾,湿透的西装贴在皮肤上,他这才从麻木里缓过劲来,随之而来的是止不住的颤抖。

黎瑨其实挺怕冷,不太喜欢冬天。

这一场雨,可真是糟透了。

洛安赶到片场,从助理嘴里知道黎瑨的身体状况时,看到的就是他这么一副狼狈模样。
衣服虽然已经换上,可男人惨白着脸,窝在空调家的沙发上,双臂环在胸前,眉头皱着,怎么看,都虚弱得很。

洛安让他吓坏了。

她走近几步轻轻晃了晃黎瑨。
黎瑨原本让胃疼和寒冷弄得难受不已,已经没什么力气动弹。

一抬头,撞进了洛安的眼里。

经历了短暂的失神,黎瑨终于重新聚焦到了洛安。

“......小安?”

洛安却不回答。

她这样的神情,黎瑨从未见过。气恼,心痛,还有他看不懂的。

黎瑨忙挣扎着坐起来,刚想开口,一直沉默的洛安按着他的肩膀,让他躺下。

随后的十分钟里,女孩冷着脸,找来胃药,毯子,热水袋,把人裹了个严严实实。

之后的一个星期,洛安对黎瑨的问话,回答得无比简洁,毫不拖泥带水。

“嗯。”

自从这件事以后,黎瑨规规矩矩吃饭睡觉,就是老天爷的面子来找也没的商量。

片场的朋友调侃他,为什么朝九晚五,活得和个老古董没什么区别。

黎瑨也不搭话,只是冲他摊摊手。

换回老友一个会心的微笑。





6
人们都说,一对对的情人,是很在乎七夕的。

似乎是那千年流传下来的古老传说中,除了惦念,还有默默的祝福。

黎瑨和洛安却不同。

他们很少刻意去纪念什么日子,也很少费尽心思去想什么礼物。

共赏朝阳,共对皓月,已是幸福。

尽管如此,黎瑨的心思细腻,也常会在七夕给洛安不同的“惊喜”。

这一年的七夕,黎瑨格外神秘,无论洛安如何追问,

他就是抿着嘴唇,淡淡笑着,不答她。

洛安无奈又有点想笑,戳着黎瑨的胳膊道,

“是什么稀世珍宝呀......”

“嗯......这个嘛,你说了算。”

黎瑨拨开她散下的几缕长发,就这么看着女孩许久,笑了。

洛安有些呆呆地看他,半晌回神,心里感慨这一双引人犯罪的眼睛,太耽误事儿了!

直到繁星缀满夜空,黎瑨与洛安到广场散步,不过一
转身的功夫,眼前就没了黎瑨的影子。

洛安抬眼望去,到处都是谈笑拥吻的爱人们。她也不急着找他,只是在长凳上坐下,静静地出神。

黎瑨走过来时,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画,画中人,是他的洛安。

他把手背在身后,笑着走过去,手指一曲一伸,轻弹在女孩的额头。

“发什么呆呢?”

洛安抬头,眼前是一捧“花”。

那是黎瑨亲手折的花,不同的色彩,不同的种类,绽放在她心里。

“虽不是什么绝世珍宝”,黎瑨勾起嘴角,“好歹这一颗心,天下也难寻第二。”

洛安几乎可以想象,黎瑨轻皱着眉头,拨弄手里的纸片,反反复复,才把这花捧到她面前。

她笑起来,凑过去亲亲黎瑨的脸颊。
“这颗心,我收下了。”

谁说生活无聊?
懂爱的人,永远都不会寂寥。

少年时曾问旅途,百年后只见云深。

【奇异铁】新生

这里是《重来》的续篇,是奇异铁的全新故事。

大家一起和两位太太 @ally  @IViv 开始全新的旅程吧。


第1-2章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ee862b5b

第3章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ee8c3c55

第4章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ee929d66

 

持续更新中



这样一双眼睛,谁能不爱呢

【奇异铁】重来

这里是重来的全文链接。

感谢两位太太授权做一个小整理

这是我看过的最棒的奇异铁了。

希望有更多人能看到它。

第1—3章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24cb3a

第4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260907

第5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26fca3

第6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283c66

第7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2cb8a7

第8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322884

第9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385c22

第10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410057

第11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425ce3

第12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4585ac

第13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476b85

第14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4a357e

第15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4b4933

第16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4d3167

第17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54dbbc

第18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64a28b

第19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65906f

第20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ba1446

第21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ba144c

第22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6f4275

第23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711f91

第24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717729

第25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730f7f

第26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76b019

第27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782271

第28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832cf1

第29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85daec

第30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8848b7

第31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904a0b

第32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98e2a6

第33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ab80b4

第34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ba1456

第35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bbfecc

           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bbfed6

第36章 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c39219

第37章 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12cf0072

第38章 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ee6dddbe

第39章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ee7562d9

第40章http://yunlongjingwa.lofter.com/post/1f235cb7_ee797577


 已完结


指路作者新篇,是奇异铁的全新故事,也是《重来》的续篇。

http://qzgsly.lofter.com/post/1ee3bdf3_ee9983f4



原作者: @IViv 

原作网址:
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1985126

译者: @ally 

感谢两位太太。

【奇异铁】一个虐点

那天听到的歌词。

是现实世界里的奇异铁。

【原来我们缘分短暂

算来不过五天。

只一段相伴就渐行渐远】





【陆昱晟×李侠】壮阔或平凡

写在前面:背景设置在抗战期间,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脑洞,比较长,私设如山,谢谢小可爱有耐心看完。

你在星海浩瀚 我是孤单灯盏
无论我们壮阔或平凡,人生都一样的璀璨。——江月何曾皱眉(这里用了不太一样的意思,真的太爱这句话了。)

陆昱晟饮尽杯中最后一点红酒时,太阳已经落下去了。

他不喜欢上海的冬天,潮湿的寒意丝丝缕缕浸入肺腑,掠夺周身的温度。

陆昱晟偏头看过去,那人已经抬手打开了书桌前的灯。小小的一盏灯,有些昏黄的光,方只能照亮极有限的地方。而李侠的侧影在光里显得越发消瘦,面容却格外柔和。

陆昱晟移开目光,轻轻摇了摇头。

又瘦了。

日日提心吊胆与日本人周旋,与陆昱晟不同,李侠是时常在悬崖边徘徊,一不小心便会跌入深渊的人。这让他他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应付,自然会是操劳过度。

李侠笔尖一顿,抬了抬眼,像是感觉到了陆昱晟情绪微妙的变化。李侠合上了笔,起身将信件收好,不急不缓走过去,在陆昱晟身边坐下。

陆昱晟转头看他,李侠笑了笑,头发散散的垂在额前,他随手一拨,毫不在意。

谁能想到,这么温和,书生模样的人,会是大名鼎鼎“探针”。

陆昱晟伸手握住了李侠。

“写完了?”

冰凉的触感从手指上传来,李侠一皱眉,他深知陆昱晟体寒,在炽热的夏天手都是冰凉的,此刻覆在他手上,更是如此。

陆昱晟对此好像并不在意,只安慰李侠说不过是年轻时候受了伤落下的毛病,没什么要紧。李侠却不赞同,但又苦于争执不过陆先生,只是再三叮嘱他保暖。

他想,其实陆昱晟很倔。

李侠点点头头,用另一只手回握,凑近哈了一口气,道:“算是吧,明天我去一趟七十六号。”

陆昱晟有些诧异地看他,“明天?”

“是,明天。”李侠说完顿了顿,“日本首相要派特使来,我......得配合演一出戏。”

陆昱晟脑子里闪过洪三讲的话,工会这几日也要为一些行动做配合。

“侬要做什么?”

李侠沉默了。

他并不是不信任陆昱晟,而是真的怕陆昱晟替他忧心,他的脾气李侠最清楚不过,平日里的温和都拿来对两位哥哥和他,对外狠厉起来,也让上海都为之震颤。人人都敬他,人人都怕他。陆昱晟是个商人,是个不锋芒毕露的人。他没有什么信仰之类的东西,甚至原本都不愿卷入政治的漩涡。

从前一心全扑在能否为永鑫找一条出路上,可自从遇见自己,自从抗战爆发,盛世将倾,他在各方周旋之时仍尽力筹措一部分资金帮自己运出去,运往前线。他问为什么,陆昱晟摊摊手,笑了出来,“唔说是为侬,侬信吗?”他自然信,又不全信。陆昱晟为的还有一份属于中国的太平。
所以他做的事情,只要不涉及生命安全,陆昱晟一般绝不会过问。独独七十六号不行。陆昱晟讲,主义,信仰,是你选的我又怎么可能会干涉你,但七十六号那种地方,不许你多去。每到此时,他总会淡笑着安慰,我是去审别人的,又不是去被审的,没关系的。陆昱晟哼了一声,就算如此,小心驶得万年船你晓得伐。他笑着应了,学着他的调子应一句,晓得。

他念及此处,道,“没什么大事情,就是得帮着一位同志演苦肉计,做点戏,骗日本人话好和我们的同志接头。”
“侬亲自动手?”
“嗯,所以有些难受罢了。”李侠把话一带,轻描淡写略过去了。
陆昱晟盯着他看,眉间若隐若现的忧伤倒不像是假的,大概不是什么太危险的事情。
“他们都了不起。”陆昱晟道。
李侠抿抿嘴唇,心下一声叹息。
“原本都做个普通人,现在却做那个先行的人,谁又能说出个好坏呢?”
陆昱晟感受着手上的暖意,闭上了眼睛,终归只剩下了叹息。
“万事小心。”

第二日,李侠依着与日本特高课既定的计划,演了一出苦肉计。他没有骗陆昱晟,只是计划里的主人公,换成了他。日本人口中的吃一点苦,变成了结结实实的鞭子。李侠疼的也有些神志不清,负责刑讯的人避开了要害,就权当做戏的馈赠。从刑讯室扔进牢里时,他衣服被故意扯烂,浑身鲜血淋漓,很“像”共党的死硬分子了。李侠被折磨时想到的竟不是痛苦,而是陆昱晟。他见过的,陆昱晟身上深深浅浅的伤疤,他想问,陆昱晟却只是揉揉他的脑袋讲,那时候唔不懂事。那时他又该有多疼。

折腾了多半天,李侠终是与他的同志接上了头,也为他找了一个替罪羊。任务完成的那一刻,李侠心底是满足的。不仅满足于他们又可以阻止日军的一次进攻,拯救许许多多的同胞,与满目疮痍的河山,更满足于,他能让陆昱晟安心。

披着宽大的西装踉踉跄跄往回走时,李侠觉得心跳得很快,不正常的快。

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,不好的事情。

陆公馆大门紧闭,在暮色掩映下显得越发沉重。倒是老管家匆匆忙忙迎上来,上下打量着李侠,看到他被血浸湿的衣衫,急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。他跟随陆昱晟时间最长,平日里也与李侠最亲近,因李侠小一点,在公馆里,他便称呼李侠为少先生。管家颤着声音道,“少先生......你这是怎么弄的,你......你和先生昨儿还好好的啊。”

李侠刚想安慰几句,听到后半句却似惊雷在脑中炸响,轰得他一时耳畔嗡鸣不已,身子晃了晃。

老管家吓了一跳,赶忙扶着他,“少先生,咱们先进去,外边儿起风了。”

李侠进到会客厅,鼻间便充斥着一丝血腥味儿,不是他自己的。李侠慌了神,只觉得心凉了半截,眼前一阵阵发黑。他甩开老管家几步冲进去,便是撞见沙发上坐着的陆昱晟。纯白的长衫此刻左臂上是一道刺目的红痕。他三两步跑过去,顾不得一旁的医生的,就要俯身去看陆昱晟的伤口。

陆昱晟原本疼得满额冷汗,打湿的几缕头发无力地垂落下来。被这动静吓了一跳,他抬头一瞧,一身血的李侠撞进了视线。

陆昱晟愣住了。

他心下正盘算是谁胆大包天居然敢当街袭击他陆昱晟,逐一排除可能之时,也算到了日本人,沈青山这里。

可眼前的李侠,让他脑子一片空白。
衬衫让扯烂,浑身是血,透过破衣服都能看见伤。

震惊,更多的是后怕。陆昱晟感觉自己在发抖。他深吸一口气,缓缓道,“徐大夫,你......你给我看看旁边这个人。”

医生已经包扎完毕,闻言转身,也让李侠的模样吓了一跳。

“你快坐,我帮你处理一下。”

李侠原本僵着不动,想看看陆昱晟怎么样了,可陆昱晟的声音冷的没有一点温度。
“坐下。”
李侠深知自己理亏,乖乖坐下让大夫看伤。

徐大夫脱下他披着的西装,看着李侠身上的惨状,眉头紧锁。

“先生,我扶他去里屋处理。”

陆昱晟直直地盯着李侠,道,“好。”

直到徐医生扶着李侠进了屋,把门关上,阻断了陆昱晟的目光,他才垂下头。

他只觉着,李侠身上的伤,一道道剜进了心里,疼得他说不出话来。

他又被骗了。

他不想阻拦李侠的工作,却时常为他揪着心。以往就算冒险,以李侠的聪明,他也相信足够应付。可事态一步步走到今天,已经不再是几个人之间的较量,而是赌上国家前途命运的关键时刻。李侠不能退,他同样不能退。这是陆昱晟平生第一次感到无能为力的痛苦。

他妄想护李侠周全,可乱世之中,谁都无法独善其身,他们尤其不可能。
李侠瞒他,怕他舍不得,也没什么不对。
他陆昱晟没有不敢承认的,他的确,舍不得。
徐医生出来时,轻轻合上了门。
他走过来,冲陆昱晟点点头示意没有大碍。
“这苦肉计未免做得太逼真了些,您别太忧心,没伤及要害,只是失了血,多是皮外伤,休息着就没事了。他们不会对李先生如何的。”
陆昱晟没吭声,只是低声道了谢,便起身,往李侠房间走去。
进了门,看见李侠脸色苍白,闭着眼睛,身上搭着一条毯子,已经重新换上了干净的薄衬衣,安安静静躺着。
陆昱晟这样看着,心里的火气便没了大半。
走到床前坐下,陆昱晟一只手给李侠拉了拉毯子,给他盖好。李侠睁开眼,看他。
“手没事吧?”
陆昱晟摇头,“擦破点皮,没事。”
李侠这才放下了心。又怕陆昱晟真的生气,小心翼翼道,“我没事,做戏而已,就是看起来吓人。”
陆昱晟听罢只是苦笑,“你同我讲的没事,可不是这个样子。”
“下一次,你是不是要在讲没事的时候,把命也搭进去啊。”
李侠深知自己这次的错处,勉强伸出手去握陆昱晟。受了伤后,他的手更冷了。陆昱晟没动,没挣开,任由他握着。
“我只是觉得,原来我陆昱晟如此无能。连身边人都护不住。”
陆昱晟的声音里透着难掩的苦涩与悲伤。
“现在想来,能过个普通人的安稳日子原本是件平平淡淡的乐事,对现在的中国却是个奢望。”
“我陆昱晟到底不是个圣人,你便不能把我当作个圣人来对待。”
“尤其是这里。”他握着李侠的手放在心脏处。

“一点都不能。”

李侠一字一句听着,望着陆昱晟,他眼里的落寞清晰可见。这样的他,真实安稳,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三大亨,不是跺跺脚就能让上海黑白两道为之一震的陆先生,就只是心怀天下的,又满心是他的陆昱晟。他李侠能遇见陆昱晟,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。

李侠心底最清楚,陆昱晟与他一样,他们此生已无法选择平凡。可风口浪尖上的壮阔,他们正在并肩体味。
余生,也定会加倍珍惜。

李侠撑着要坐起来,把一旁的陆昱晟惊住了,将人往怀里一带,被李侠扑了个满怀。陆昱晟怕碰着他的伤口,一动不动。只听见耳畔传来李侠的声音,低低的,学着他的上海腔调。

“侬说什么,都听侬。”
陆昱晟到底招架不住,轻叹一声。
“侬个小赤佬唉.....”

而后,陆昱晟得到了李侠带笑的吻,蜻蜓点水般落在侧脸上。

陆昱晟此刻脑子里想的竟然是,其实那一枪也不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end